特色茶文化对宜宾茶品牌建设的支撑路径

发布日期:2019-02-21

近年来,宜宾茶产业获得了长足发展,成为四川省具有特色和活力的茶叶主产区。2015年,通过米兰世博会中国馆中国茶文化周组委会评选,“宜宾早茶”入选公共品牌前20名,获组委会的“中国名茶金奖”;企业品牌“叙府天府龙芽”入选企业品牌前50名,获组委会的“中国名茶金骆驼奖”,取得到米兰世博会中国馆中国茶文化周参展资格,行业美誉度得到提升。然而,宜宾茶叶品质虽好,但由于特色茶文化支撑力度不足,导致公众和行业实际认可度不高,表现出高端品质低端市场,市场品牌附加值低且份额有限。

针对特色茶文化对宜宾茶品牌的建设支撑力度不足的现状,我们以特色茶文化对宜宾茶品牌建设的支撑路径为课题,从宜宾茶的品牌现状与品牌建设的短板、宜宾茶的历史文化特征梳理、特色茶文化有效支撑品牌建设的实现路径等三个方面进行了专题资政研究,并形成了资政成果,供市委、市政府决策参考。

一、宜宾茶的品牌现状与品牌建设的短板

(一)宜宾茶好但欠品牌有效支撑

宜宾茶普遍具有色泽翠绿,香气持久,汤色清澈,滋味鲜醇回甘,叶底嫩绿明亮的品质特征;其中,31个茶叶品牌获绿色食品认证,9个茶叶产品获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宜宾茶是好茶确定无疑。但我们的好茶公众和行业实际认可度不高,不管是公认的全国十大名茶系列,还是按绿茶、红茶、黑茶、乌龙茶、黄茶、白茶分类所列的名贵品种,宜宾茶均榜上无名。宜宾本地人谈到茶叶知名品牌时,也言必称西湖龙井、黄山毛峰、大红袍、六安瓜片等。与这些全国知名品牌相比,宜宾茶的品牌美誉度差距还很大,确实好茶欠好名。

(二)宜宾茶文化提炼缺乏特色,对品牌建设支撑力不足

茶文化体现的是返璞归真、人文和谐的理念,展示极具区域特征的人与自然的完美统一。作为产业的业态支撑时,就不能只停留在对茶史及功用的文学话题表述,宜宾茶文化的发掘与整理不幸还停留在这个层面上,连龙头企业川茶集团所展示的茶文化也仅仅是一篇极具广告色彩的《天府龙芽赋》美文,仿古人韵茶;川红集团对茶文化的理解亦仅停留在功能的展示和工艺的浅层次表述。社会层面对茶文化的理解更是大抵如此。整体而言,宜宾茶文化对宜宾茶的种质特征、历史特点、风韵故事、辐射传承、文化体验缺乏特色性的错位挖掘和应用,茶文化对品牌建设的支撑缺位,宜宾茶和领衔品牌应具有的文化内涵明显不够,在市场上遭遇像“西湖龙井”“铁观音”那样的著名品牌时,天人合一的体验差距,错位特色不明显的颓势就显现无遗。

(三)特色茶文化嵌入品牌细分市场缺乏分级机制

茶产业和其他产业一样,领衔品牌和公共品牌的地位、作用是不一样的,其应附着的文化特色也应有所侧重,这样区域体系内的品牌分级互动才可能得以有效运行。但在我们所提炼的茶文化不仅缺乏特色,而且在嵌入品牌时亦缺乏分级机制。领衔品牌“叙府天府龙芽”与其他非领衔品牌、个体品牌与公共品牌“宜宾茶”均使用通识性茶文化来“装点”品牌,缺乏本土共性与个性茶文化的表达,又好又快地走上好茶——好文化——好品牌——大市场的通途,就平添许多困难。

(四)特色茶文化与品牌建设相向推进缺乏有效路径

大凡食品品牌的成功,都是特色文化与品牌建设相向推进的结果,但宜宾茶产业链的品牌文化营销理念不浓,没有把宜宾茶文化和品牌营销相向推进真正作为重要营销策略,通识茶文化嵌入形式亦基本停留在历史遗迹、人文景观的简单组合上,没有找到合理的载体,没有和相关产业有机地串联开发,缺乏特色文化体验。川茶集团开发的“叙府龙芽科技园”旅游,高县早白尖茶业开展的茶乡特色旅游等文化项目,对向受众植入“龙芽文化”“早白尖文化”亦缺乏想象力和落脚点。利用好特色茶文化资源实现品牌与特色茶文化相向推进任重道远。

二、宜宾茶的历史文化特征

(一)宜宾茶具有“活化石”韵味

宜宾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之一,在宜宾县、屏山县、高县、筠连县、珙县、兴文县等乌蒙山区,野生古茶树资源富集,堪称茶树“活化石”,个别可具有茶祖地位。典型有:2004年发现的宜宾县天宫山野生古茶树,古茶树高35米,主干基围135厘米,经四川省林科专家鉴定树龄超千年,现在依然枝繁叶茂,其所生长的一平方公里地域内,还生长着30余株树龄在200年以上的茶树;高县罗场镇的千年古茶树被砍伐后又重新长出新树,新树树龄已达30年左右;筠连县再次发现明朝生产塘坝黄芽贡茶的野生古茶树2株。这些独特原生品种比具有360多年树龄的福建武夷山天心岩九龙窠绝壁上的6株大红袍母树的树龄成几何级数递增;比具有800多年树龄的云南南糯山茶王树也高出许多。如果利用好,应成为宜宾茶独特品质韵味和核心特色文化。

(二)宜宾茶源流远久

《华阳国志.巴志》记载,古称道的宜宾“上植五谷,牲具六畜,桑、蚕、麻、经、鱼、盐、铜、铁、丹漆、茶……皆纳贡之。其果之珍者,树有荔枝,蔓有辛茹,园有芳萌香茗。”准确地诠释了道出香茗,悠悠三千载”的诗情画意,道出了宜宾周朝时就在园中种植茶树,精品进贡朝廷的历史画卷。

唐代是茶文化形成的重要时间节点期,唐《膳夫经手录》中有“帷蜀茶南走百越,北临五湖”,权威记载了川茶通过宜宾这个长江上游的重要码头顺江而运出的历史。《叙永县志》记载:“川南饮茶之风始于周时,到汉时行栽培,迄魏晋而大盛。饮茶之风,浸染东南,唐宋之际文人茶风盛极川南”。

可见宜宾茶产业历经各朝各代发展至今,宜宾三千年的产茶史及应有的茶文化积淀跃然于史册之中。

(三)宜宾“早”茶的地理特色

宜宾茶主产区地处茶树种植的黄金纬度——北纬27°-28°的四川盆周丘陵地区,与云贵乌蒙山系连片,分布了仙峰山、大雪山、天宫山等山体,茶树种植区平均高度海拔500米——1500米,是公认的种植最佳波动带。受四川盆周地区湿热空气沿盆周山系发散和宜宾市境内主要的三江九河, 23条小河流,大中小型水库500余座,星罗棋布地分布在茶区内的影响,茶产区气候温湿、冬暖少雪,海拔700米以上的西南山区,每年基本有一次程度不同的降雪。我市拥有适合于茶树生长发育的微酸性土壤面积1126万亩,占全市总土壤面积的69.8%,茶树种植土地资源富集,可选择性大。

源于此特殊的地理区位条件,宜宾成为同纬度茶树萌芽最早的地区,比江浙、安徽等全国茶叶主要产区早20-30天以上。

可见,宜宾茶植于弱酸偏中沃土,生于黄金纬度的暖湿山中,早摘于瑞雪浸润之后。

(四)宜宾茶的风雅属性

宜宾以其地理优势,自古为茶马互市与民间商贸的文化的交汇点,同时又是朝廷放官戍边与文人学士宦游的好去处。唐代的李白、杜甫、韦皋、岑参,宋代的苏轼、苏辙、黄庭坚、陆游、范成大,明代的杨慎、尹伸、曹学全,清代的王士祯、赵树吉、顾汝修、刘光第,他们或来宜宾居停、或从宜宾经过,斗酒品茗,留连宜宾山水,留下许多赞美宜宾的诗词歌赋和咏酒饮茶名篇。其中北宋大诗人苏轼、苏辙、黄庭坚的咏茶诗最为著名。黄庭坚《晚饮锁江亭》诗很具代表性。诗云“西来雪浪如疱烹,两岸一苇乃可横。忽思钟陵江十里,白苹风起纹生。酒杯未觉浮蚁滑,茶鼎已作苍蝇鸣。归时共须落日尽,亦嫌持盖仆屡更”。诗歌对引人入胜的宜宾茶文化赋予了深刻的人文意蕴。

这些历史文人对宜宾茶的咏颂及关注,为宜宾茶留下了风情故事,嵌入了风雅特征。

(五)宜宾茶的乡愁情怀

宜宾的茶俗形式简约,内容丰富,地方个性特征显著,乡愁浓烈,易于复制体验。

1、茶成为典礼文化的载体。祭天地、祭祖先要祭茶;过年过节正宴前要用茶;春节耍龙灯要摆茶;中秋赏月要设茶;婚礼上,结婚子女要向双方父母敬茶谢恩。

2、茶成为亲朋关系返璞归真信物和交流介质。走亲访友要要拿礼物,叫拿茶食;娘家父母祝寿,女儿要回家烧茶。 茶馆文化承载朋友间情感交流,化解矛盾、洽谈事物都在饮茶之间解决。

3、寄期盼于茶歌茶谚。宜宾茶歌茶谚别具地域文化特色与风土人情,其喻茶感事、寄情于茶,成为茶与人文和谐一体的特色茶文化。据不完全统计,宜宾现存有100余首茶歌茶谚,传递着千年宜宾茶文化。宜宾各地的茶歌或尽数茶乡物候与农事,或寓茶于乐,以茶入俗,以茶育人,或以历代民族英雄为榜样,以茶喻人,或视“孝义”为中华民族美德,令人为之动容自省,或举古今名人入茶歌,给人以教诲和启迪,或反映勤劳质朴的民俗情怀。

这些茶俗、茶歌以其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本土特征,传递着“人在草木中”的乡愁神韵

(六)茶叶物流古节点

在南丝绸之路上,宜宾既是重要的茶叶输出地,亦是茶叶物流的重要节点,留下了丰厚的文化积淀。

唐代时,戎州作为南方丝绸之路最主要支线石门道的起点,既是入南诏的使者出入驻扎之地,也成为汉蕃贸易的重要集聚中心。这期间,宜宾已经有了先进的制茶业和其他产业,为经济集聚中心的形成提供了物质基础。商贸集聚辐射上,向北经成都达西安连接北丝绸之路;向西至南诏大理,连接南丝绸之路;向南至姚州连接海上丝绸之路;东经长江连接吴楚。

南宋时期,宜宾成为滇藏线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当时全国八大茶马交易市场,在宜宾境内就有叙府、长宁两个。宜宾的“茶马交易市场”主要以宜宾县天宫山的龙芽茶、筠连县的黄芽茶、宜宾的明前毛尖、大宗的团茶等换取马匹、盐及其他日用品。

明代,宜宾主要产茶的筠连县、高县、珙县成为茶税收重要的地区。据记载,明正统八年(1443),每斤茶抵钞一贯,可见叙茶之贵,茶税之高。

清代至民国年间,宜宾销往西藏的茶叫“南路边茶”或“下河茶”,是做“康砖”的好原料,很受欢迎。

在这个茶叶物流古节点上,沉淀了太多以茶为媒的辐射文化、互市文化、民族和谐文化。

三、特色茶文化支撑品牌建设的实现路径

文化附着于品牌之上,同时对品牌创建具有很强的溢出效应。基于宜宾丰富的特色茶文化资源和宜宾茶品牌建设的短板,应力促宜宾茶品牌与特色茶文化的相向推进,选择好实现路径,实现特色茶文化对宜宾茶和领衔品牌的有效支撑。

(一)激活茶树“活化石”品质与文化概念

茶树树龄越长,固化在茶体内的各种物理化学属性的优胜劣汰筛选就越充分,水溶性果胶、树脂含量就越高,口感就越温润;生态环境越好,口感就越协调;附着其上的茶文化沉淀就越丰富。所以,一地的古茶树种质资源所带来的品牌物化支撑和文化溢出效应具有独享性,激活茶树“活化石”品质与文化概念,唱响宜宾茶“古树新芽”的品牌文化,应成为宜宾茶品牌建设重要路径。

1、固化古茶树的文化属性。建议由市文广新局牵头,迅速赋予天宫山等地古茶树的文物属性,并尽快升级为国家级保护文物或自然遗产保护。同时,推进古茶树文化属性的整理应用。

2、两条腿走路,实现古茶树资源的克隆再生。建议由市科技局牵头,对古茶树进行植物克隆,应用植物无性繁殖技术获取同质化植株。

首先在不伤害古茶树植株的前提下,应用植物无性繁殖传统的扦插、嫁接、压条、分株等方法,尽快获得新的同质植株。

其次,结合对古茶树的基因测序,利用古茶树样本进行植物组织培养,大量获得古茶树同质新植株,进行大面积栽培。

(二)对特色茶文化进行应用性分类整理

特色茶文化进行应用性分类整理的实施中,应适应宜宾茶和领衔品牌营销的内在要求,摒弃纯学术观点,立足特色茶文化的普及性应用,进行碎片化、标签化打造,方便市场和普通民众接纳。

1、挖掘整理宜宾茶历史特点。建议由市农业局牵头,组织专家团队进一步挖掘整理自公元前1022年以来,宜宾就“园有芳茗”的重大历史事件及故事,固化成能嵌入茶品牌建设的特色文化点,加强应用与传播,提升宜宾茶的历史厚重感。

2、挖掘整理演绎好宜宾茶与茶文化辐射传承故事。建议由市文广新局牵头,组织专家团队对发生在南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宜宾节点上的通道文化、互市文化、民族和谐文化进行挖掘整理,为宜宾茶的市场扩张路径和市场包容度提供特色文化依据。

3、创作历代文豪与宜宾茶的经典故事,赋予宜宾茶风雅特征。建议由市文联牵头,收集整理历代文豪与宜宾及川茶相关的茶诗茶赋;固化曾经游玩或者居住于宜宾的大诗人、大文豪李白、杜甫、黄庭坚等人的宜宾茶情结故事;挖掘整理宜宾各地茶歌等传唱千年的民间文化,固化宜宾茶的乡愁特性,以浓郁的地域特色文化支撑茶品牌的错位性市场开拓。

4、激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市场属性。建议由市文广新局牵头,对附着在宜宾茶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应用性整理,除核心技术参数加以保密保护外,对具有文化属性的种植方式、工具、工艺流程、技术方法,进行文化性梳理成型,形成宜宾茶和领衔品牌的技术文化支撑。

(三)分级构建品牌与特色茶文化嵌入展示平台

茶饮作为一种具有文化嵌入的食品,具有很强的地域文化属性,领衔品牌的确立需要区域公共品牌的支撑,区域公共品牌需要领衔品牌的带动,所以,应分级构建品牌与特色茶文化嵌入展示平台,切实让市场感受到宜宾名茶植于好茶之中,享有宜宾遍地是好茶的市场体验。

1、完善宜宾茶的整体文化平台和路径

一是系统展示宜宾茶文化。建议由市文广新局牵头,对有重大保护和开发价值的遗址进行复原保护,建设茶叶历史博物馆,作为宜宾茶史体验场所。

二是创造条件打造宜宾茶文化体验式文艺品牌。建议由市文广新局牵头,引入市场机制,开展大型茶叶歌舞剧的商业化创作和演出。

三是开展茶主题的文化创意活动。建议由市文联牵头,以开设茶文化沙龙、茶文化采风、广场文化交流等形式,推出以茶为主题的小说创作、诗歌吟诵、歌舞和茶艺表演,摄影、书法、绘画展示,润物细无声地展示宜宾茶文化,提升民众的茶文化感悟力。

四是推进茶旅互动。建设由市旅游外事局牵头,整体设计茶文化旅游体验。对以茶设游的景区,开发宜宾古代饮茶方法、习俗、茶礼、茶具等茶文化的衍生产品,上升为宜宾茶文化体验游,强化宜宾特色茶文化印迹;固化天宫山茶祖祭祀典礼,在天宫山古茶树下建茶祖祭祀堂,建议设每年的农业“三月三日”为祭祀日。对嵌入宜宾茶产区的其他景区景点,可引入茶叶种植加工园区体验游,配套特色文化饮茶服务和茶饮技艺展示,形成点面结合的茶文化休闲感受区。

2、设立高端茶文化体验平台。建议由市委农工委牵头,采用政府主导,企业承办的方式,有选择性地在目标城市设立固定的宜宾茶暨领衔品牌文化体验馆,使宜宾茶暨领衔品牌在任意一个目标城市,都不仅可以品尝到宜宾茶暨领衔品牌的高级香茗,同时享受茶艺师提供的茶艺表演,体验宜宾好茶和特色茶文化,催生市场对宜宾茶暨领衔品牌的自然选择。

茶,本为山间一草木,可食用而性俭朴,在中国古代礼乐文化的渗透和主导下,饮茶这种有限的口腹之欲不断被赋予超乎物质享受以外的精神内涵,产茶制茶既包括饮料功能的制造,也负责提供文化交流的服务,好茶不仅要解渴健体,还要满足饮用者的情感需求。脱离文化的茶产品必定是品之无趣,也就谈不上品牌价值提升。目前,宜宾茶应充分发挥应用好独特的区域茶文化传承,找准特色茶文化对宜宾茶品牌建设的支撑路径,发展好宜宾领衔品牌引领下的宜宾茶,成为了我们的必然选择!

                                           中共宜宾市委党史研究室(宜宾市地方志办公室)

                                                                              2016年11月15日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