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 黄炎培曾在宜宾担任菁莪学校名誉董事长

发布日期:2019-02-27

黄炎培,上海市浦东人。中国职业教育家,中国民主同盟主要发起人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政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黄炎培上海旧居


1878年中秋,黄炎培出生于上海浦东一个书香之家。正如那个时代的大部分读书人,黄炎培幼时私塾,成年参加科举,不过他中举后没有再继续科举的老路,而是进了上海南洋公学学习新学。南洋公学就是今天上海交大的前身,由盛宣怀创办,黄炎培在这里遇到了恩师蔡元培先生,接受了西方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洗礼——这段经历是他人生中一个重要转折点。

申报


辛亥革命爆发前,黄炎培在家乡创办了多所学堂,并经蔡元培介绍加入同盟会。进入民国后,黄炎培出任江苏省署教育司司长,不久辞职,以《申报》旅行记者的身份遍访安徽、江西、浙江、江苏、山东、北京和天津各地,考察社情民意和教育状况,期间撰写多篇通讯在《申报》发表,后来他将这些文字辑成《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


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的《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


此后黄炎培又赴美国、菲律宾、日本和新加坡考察教育,当时美国正处于工业革命时期,职业教育蓬勃发展,黄炎培深受启发;而日本、菲律宾、新加坡等国与中国地域接近,文化风俗相仿,自实行职业教育后,“市无游民,道无行乞,国多藏宝之源,民有乐生之感。”黄炎培倍感触动,这几个亚洲国家的基础并不强于中国,其经验值得借鉴。在新加坡考察期间,黄炎培还结识了著名侨领陈嘉庚,陈对黄炎培的职业教育理念极为赞赏,并慷慨解囊,在经济上帮了黄炎培一个大忙。


中华职业教育社部分发起人合影,后排左二黄炎培。


1917年5月6日,中华职业教育社在上海成立。黄炎培与蔡元培、马相伯、伍廷芳、蒋梦麟等48位社会名流联合发表宣言,指出中国教育的最大危机在于学不能用,学生毕业即失业。针对这种状况,中华职教社章程开篇即指出:“本社之立,同人鉴于吾国最重要最困难问题,莫过于生计;根本解决,惟有从教育下手,进而谋职业之改善。同人认此为救国家救社会唯一方法,矢愿相与始终也”。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黄炎培等人在此提出的“生计”,并非单单指狭隘的个人生活问题,而是指整个国家的社会和经济状况。


世界性的职业教育是随着近代大工业的产生而兴起的,首先在欧洲英、德、法各国兴起,继而盛行于美国、日本和新加坡等国。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大门被打开,近代工业兴起;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强无暇东顾,中国民族工商业获得了第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处于上升期的民族工商业亟需大批技术和管理人才,而中国传统的科举教育满足不了这个新的需求,黄炎培毕生倡导的职业教育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1938年6月底,黄炎培与上海迁川工厂的朋友以及中华职业教育社工作人员一道,从汉口启程入川——这一去就是8年。


重庆中华职业教育社旧址


在大后方期间,黄炎培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支持政府抗日,被推举为国民参政员。与此同时,黄炎培还实地考察了川康等地的职业教育和建设情况,并向政府提出了相关建议。1941年3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特园举行全体会议,中国职教社为民盟组成单位之一。在这次会议上,黄炎培被推为民主政团同盟常委会主席。


抗战时,黄炎培来宜宾积极倡导职业教育,应地方人士邀请,担任过“宜宾县私立菁莪高级商业职业学校”名誉董事长。


中国职业教育家黄炎培


菁莪学校是今宜宾市第八中学校的前身,始建于1940年,由宜宾县商会会长刘叔光及宜宾县工商界著名人士罗汝霖等在商业街商会会馆创办,原名为“宜宾县私立菁莪商业职业学校”,主要进行会计人员短期培训。在黄炎培等人的推动下,1941年冬,扩充更名为“宜宾县私立菁莪高级商业职业学校”。1942年春,迁校于云南馆,并聘请黄炎培担任名誉董事长。


1942年秋,该校开始分高级、初级两部招生,高级部属商校三年制毕业,招收初中毕业生;初级部为会计班,以各商帮送来的从业人员为主,也外招部分失学失业青年。黄炎培后来又联络宜宾地方人士吕超将军(宜宾县人,国民政府参军长)共同担任了宜宾县私立箐莪高级商业职业学校名誉董事长,使宜宾商业职业教育有了进一步发展。


民盟盟员邱纫兰在四川省会计专科学校读书时参加了黄炎培先生的”中华职业教育社”,受其思想熏陶,回宜宾后萌发创办职业教育之志。她曾先后4次将宜宾县孔滩老家的田土、家产变卖,筹款创办了“逸凡职业学校”,后来该校与箐莪高级商业职业学校合并。


黄炎培在宜宾箐莪学校宣传其职业教育思想:一是教育与生活联系;他告诉教师们,职业指导要帮助学生选择、预备、决定及增进他的职业,使他们能够敬业乐群和裕国利民。一面使人人获得生活的供给及乐趣,一面尽其对社会之义务。二是教育与劳动结合;他把“尊重劳动”“劳工神圣”作为菁莪职业学校的校训。他面对川南农村落后,农民贫穷的现状,多次教育下属“必须尊重农民,我国自有历史以来,劳动的农民从来没有对不起他们的统治阶级。”三是注意学和用的联系;他反对将劳心劳力分离,注意学和用的联系,主张手脑并用,“要使动手的读书,读书的动手,把读书和做工两下联系起来,只有手脑两部联合才能产生世界文明。”


黄炎培在宜宾期间,还多次到同济大学位于西郊的实习工厂和李庄罗家的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视察,看望师生,与该校负责人唐英、祝元青等探讨发展职业教育的问题。该校到1945年离开宜宾时止,已培养了土木、机械两科职高学生192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