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泊舟井口场留下诗篇记事抒怀

发布日期:2019-05-21

宋嘉佑四年已亥(1059)苏轼之母程夫人丧期届满,十月,苏洵奉诏还朝,苏轼、苏澈伺宫师自眉山出发,乘舟东下夔巫,行前,期约同乡好友任孜在江安县的井口见面。船到井口,急忙相邀守候多时,又返南井休息的任孜相聚。直到傍晚,任孜冒着朔风冷雨赶来,相互得以见面,但时急聚短,又匆匆话别。此情此景,使东坡兄弟不胜惆怅,各赋五言一首,以记事抒怀。


苏轼《泊南井口期任遵圣长官到晚不及见复来》

江上有微径,深楱烟雨埋。崎岖欲取别,不见又重来。

下马未见语,固已慰长怀。江湖涉浩渺,安得与之偕。


苏辙《泊南井口朝任遵圣》

期君荒江濆,未至望已极。朔风吹乌裘,隐隐沙上立。

愧余后期至,先到犯寒色。即泊问所如,归去已无及。

系舟重相邀,雨冷途路湿。


井口又称南井。


古代南井不是地域专名,而是南井地域盐井的统称。


当地古盐井


古时,盐商合伙地方官在这里凿盐井,用人力和畜力抽盐水烧盐巴,烧出的锅巴盐向社会销售,而且远近闻名。南井场至今尚可寻到多口废弃的古盐井。


传说南井场拥有“九宫十八庙”“盐井48口”。今四面山镇南井场地域,唐代称可盛盐井,宋熙宁八年(1075)置南井监,初属泸州。元费军监制后,改属江安,因位于泸州富世盐井以南,故名南井。


附件: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岑参遗诗活虎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