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乡绅创办了川南地区最早的农场

发布日期:2019-04-09

长辈们说起“期来农场”时,都有几分骄傲得意,因为那是祖父的理想乐园,更是川南地区最早的农场。


祖父办期来农场的想法既得益于在县上自治研究所学习时受到的乡绅办实业之启蒙,也起源于很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罗南陔等人在期来农场留影


那时候皇帝还在,秀才舅舅也在,祖父也是一个搭着辫子在江边独步的少年。一天下午,从上游下来的客船上走下两个引人注目的男人,一个是拖着齐腰长辫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国人,一个是金发蓝眼皮肤白得发红的高个子洋人,他们上岸后就在河边问路,结果把很少见过洋人的本地人吓跑了,只有祖父走过去和他们搭话,那位蓄着络腮胡须的中国男人说他姓白,叫镜堂,是从云南昆明来的,他问认不认识一个叫颜琨德的秀才?后来祖父就称他为镜堂兄,家里人都叫他白胡子,雖然他的胡子是黑的。那位穿着长袍的洋人叫罗伯特,是从英国来的,说的却是中国话,祖父听到这名字当即心中一喜,说原来我们是一家人呀,我也姓罗,不过我是独子,你却是长子。那洋人吃惊地说,我真是家里的长子,你是怎么知道的?祖父说,你不是叫伯特吗,按伯仲叔季排名,你肯定是家里的长子。白胡子听了哈哈大笑,祖父对罗伯特说,原来你不是英国人而是李庄人啊,看来你回到故乡了。


古镇李庄


来的洋人是个传教士,他是受天主教会川南教区的委派到李庄镇来传教和修教堂,白胡子则是个收古玉的商人,他和罗伯特在叙府认识后,便一同结伴到李庄。


祖父像个主人家一样把这两个有趣的外地人带到羊街8号,每天带着他们走东串西,二十来天后,罗伯特和白胡子临走之前的那个晚上,罗伯特说他的家乡很美,那里有他们家的农场,农场里有奶牛和牛奶加工坊,还养了很多蜜蜂,他们把牛奶和蜂蜜拿到集市上去卖,又买回鞋帽衣物和其他生活用品,农场挣的钱还能供他和弟弟上大学,说完,他从一本《圣经》里翻出一张有点发黄的照片,拿给大家看。照片上,罗伯特的父母站在一片宽阔的草场里,头顶一朵白云,阳光灿烂地微笑着,远处是一群黑白花色的奶牛,还有农妇在挤奶,这照片美极了,祖父深深地迷进那幅画面中,以至于后来某一天,他决意要将这幅画完全照搬到他的石板田乡下。


通往羊街的巷子


大姐出家后,祖父在石板田开办了农场,在田地里种植甘蔗、花生和芝麻,在坡地上种植烟叶和桑树。同时,老房子被他重新改造,建成一圈砌着砖墙的围房,里面分设烟房、蚕房、蜂房和粉房,还将黄家坝的糖房搬到这里来,围墙外侧还有一个磨坊和一大圈半封闭的猪圈牛栏以及鸡窝鸭房等。


祖父为农场取了一个洋范儿的名字:“期来农场”,据说是因为罗伯特说起中国时总是“China,China”,祖父就听成“期来,期来”,祖父觉得“期来”这个词新潮又有意义,办农场就是在期望未来。“期来农场”还报经南溪县刚成立的蚕务局批准,得到县政府的鼓励支持,政府还给祖父颁发了“南溪李庄期来农场”的使用图记。农场养蚕缫丝,养奶牛,养蜂,养来航鸡,培植烤烟。


田野考察


期来农场办出了名气,人们说起它就像在说新潮事和洋玩意儿,方圆百里上至宜宾下达泸州,不少人慕名而至,想来见识“小孟尝”罗南陔和他的“期来农场”,其中不乏各路新式人物。


大约在民国七年(1918年)的某一天,南溪的孙炳文陪同当时任泸州城防司令的朱德来到李庄,在羊街8号与期来农场主人见了面。两年前,朱德带领蔡锷将军的护国军第三梯队入川讨袁,在泸州纳溪战役中屡建奇功,护国战争的结束后,朱德又奉蔡锷之命率部驻防泸州。其间,朱德和孙炳文的外甥女陈玉珍结婚,家就安在南溪官仓街,那时的朱德除了护法剿匪以外,也在探寻改善民生和为军队补充弹药的实业之路,他在南溪牛顶口办了一家铜元厂,对外称“靖国军铜元厂”,实际这是朱德的兵工厂,可生产子弹,同时还在县城西门外办了一个蚕桑实验场,推广黄桑和优良蚕种的饲养技术。当他听孙炳文说起李庄罗南陔的“期来农场”时,很有兴趣,一定要来看看。两位来访者均是有名之人,孙炳文是南溪才子,曾就读于北京京师大学堂f北京大学前身),并加入了孙中山创办的同盟会,因反对袁世凯而被北洋政府通缉,潜回老家南溪后抱着教育救国、教育兴邦的思想在县城开办学堂和平民夜课学校,之后又投笔从戎,受邀到驻扎在泸州的朱德旅部任参谋,协助朱德管理军政事务。祖父早年在南溪自治研究所学习时与孙炳文有过交往,算是旧识。


1918年朱德和孙炳文合影


朱德的大名对于祖父来说也不陌生,一是因为泸州城防司令这个响当当的头衔,二来还因为祖父的三姐箐芳嫁在南溪官仓街蔡家,正好和朱德妻子陈玉珍住一个院子,听过一些朱德与陈玉珍结缘的佳话,所以祖父非常热情地接待他们。孙炳文说:“玉阶(朱德字玉阶),南陔,你们都是南溪女婿,又都有实业精神,也算是道合之人了。”称祖父是南溪女婿,是因为黄家祖母的后家在南溪,三人一番哈哈大笑之后,朱德接着说:“浚明(孙炳文字浚明)只言中了一二,还有其三,南陔当年在李庄带头剪辫子,还大摆‘革发宴鼓励其他人剪辫,说明了他和我们一样,都是拥护孙中山和民主革命的人,因此我们还有共同的思想,对不对?”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祖父还惊喜地发现,他们三人基本同岁,只有朱德晚一年,还有,朱德是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的学员,而祖父也差点进了这个讲武堂,说起此事,祖父相当遗憾,朱德却开导说:“无憾,养力以待,再望成功。”祖父听罢,也深以为是,之后他们就甩开大步往期来农场走去。


青年时期的孙炳文


在农场里,朱德仔细地参观了烟房和蜂房,在看过蚕房之后,朱德向祖父建議配套种植黄桑,他说这是他在南溪蚕桑试验场的新经验,是提高蚕茧产量比较有效的方法。后来祖父还真的采纳了朱德的建议,种植了大片的黄桑树,喂养的蚕子个个长得又大又圆,蚕茧的出丝率高又不易断头,只是黄桑尖刺太多,采桑妇们怨声载道,摘一次桑叶,双手就跟被猫抓了一样。后来,每逢采摘黄桑叶,祖父就多给一些工钱,这样她们才肯去。


此后,孙炳文和朱德又来过几次李庄,朱德对李庄的战略位置很看重,在祖父的牵线搭桥下,他在羊街肖家院子设了一个军需后勤站,采购棉被军服和鞋袜等物品,孙炳文则在祖师殿开办了好几次民主革命的讲座,影响了李庄一大批年轻人,激发了他们的青春斗志,使他们走上革命的道路,像张家的张守恒、张九一和张增源,罗家的罗蔚芬和罗君禄,洪家的洪体乾和洪默深等这些青少年。孙炳文的讲座祖父也去听,几次下来,他对三民主义有了更多的了解,对孙中山也特别佩服,并专门找来一些介绍孙中山的报纸书籍阅读,在他的植兰书屋里,就有孙中山的《民权初步》《三民主义》和《实业计划》等。


青年时期的朱德


民国十一年(1922年)前后,孙炳文和朱德先后离开了南溪,后来他们又一同去了德国。之前祖父曾送了朱德一个礼物,因为有一次祖父发现朱德在自己的植兰书屋里拿起几枚印章详看了许久,听说那是植兰书屋主人自己雕刻的之后,不禁大加赞赏,说印好也刻得好,祖父看出他对这种印章颇为喜爱,便抽空为他刻了两枚,其中一枚“德字玉阶”被刻成了“德字玉陔”,这其实是口误引起的笔误。在川南一带,“阶”字读音为“gāi”,祖父在刻印的时候,顺着读音就将“玉阶”的“阶”刻成了“南陔”的“陔”,本想放弃重刻,但又舍不得那枚印石好料,想这“陔”同“阶”都有“台阶”的意思,也可通用,于是将错就错,还是将此印和另一方印一起赠送给了朱德,算是为他们之间的交往留下一点掌故。而朱德看到这枚印章也大笑起来,他指着印章说:“我懂了,南陔兄,你这是有意让我们做同字兄弟,好!这印章我笑纳了!”此后,这枚印章便留在朱德家中,并不时拿出来加盖在那个时期他阅读过的藏书上,据说,这枚印章后来也跟随着朱德走南闯北,最后被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


期来农场在后来十几年,不断被人参观探访,虽然它的兴盛没有留下多少文字记载,但在别人留下的照片中,还能找出一张人们参观期来农场时留下的合影,照片上,一群长衫男人围站在几个木制小蜂房旁边,里面有祖父和养蜂组的罗尔恭,还有二伯父和五伯父,以及外来的几个客人,照片上祖父用毛笔写下“四川南溪李庄期来农场养蜂组欢迎黄树玉先生摄此影以为纪念农场主人罗南陔识民国二十一年五月十一日”。被欢迎的客人黄树玉是川南一带号称“蜂王”的曾先州从乐山派来的技师,因为当时期来农场在两群蜜蜂中成功培育出了一群两王,打破了蜂群一群一王的惯例和特性,为此,“蜂王”曾先生很是钦佩,特意派人前来参观学习。


附件: